林步新闻网
 首页 >>  国际  >>  海外西医看中医:一张年轻的新面孔
海外西医看中医:一张年轻的新面孔
2019-11-18 09:25:08

内容摘要:为稳定国内市场,莫迪政府叫停洋葱出口、打击洋葱囤积。政府官员们威胁要进行突击搜查,阻止“洋葱走私”。“禁令背后是政治动机”在印度出口的新鲜蔬果中,洋葱的数量位居首位。贸易商称,这超过了亚洲洋葱进口总量

在斯洛伐克的“现代”中药药房,药房主管介绍了中药汤剂的制备工艺。赵静/照片

10月14日,科技部主办和资助的第三届国际中医药先进研讨会如期在中国中医研究院举行。会前,记者再次见到了活动组织者赵静教授,以及她旁边一群名为“萤火虫”的年轻志愿者。每当我提到这些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我都能感受到赵静的兴奋和激动。在她看来,年轻人的深入参与不仅使整个活动充满活力,而且赋予了活动更深刻的意义。赵静坦率地说,今年受邀与会者的年龄构成表明,与前两次活动不同,除了在海外工作多年的资深中医外,年轻医生和年轻医疗管理人员也加入了这次活动。这也与赵静过去一年的许多经历有关。

2019年6月,赵静应捷克第一中医学院院长本多瓦教授、斯洛伐克驻华大使比洛娃夫人、斯洛伐克中医针灸协会主席安德烈科·维科瓦博士(Andreiko Wikova)的邀请,赴两国交流讲座,他们参加了2017年第一届国际中医高级研讨会。这不仅是中外同行之间的专业交流,也是项目的后续发展。

在捷克共和国,赵静主要参观了布拉格的捷克第一中医学院。她对学校坚定而简单的风格印象深刻。同时,学校新颖实用的教学方法和年轻人对中医的浓厚兴趣也引起了赵静的特别关注。

捷克第一中医学院是由本多瓦教授在20世纪90年代初创立的。这所学校的名字非常符合它的特点。“第一中医学院”是捷克共和国和中东欧最早的中医学院。作为一所私立医学培训机构,它遇到了场所、教师、学生等各种困难,但它顽强生存,蓬勃发展,成为欧洲中医教育的一大景观。在交流中,赵静发现这里学生的年龄构成与他以前想象的有些不同。以前,在大多数中国人的想象中,从事中医临床工作的外国医生往往年龄较大。毕竟,中医和西医有非常不同的文化基础。弥合差异和注重互补性需要多年的关注或积极学习。然而,这里的学生有相对明显的年轻化倾向。据了解,学生们长期以来对中国文化着迷,并以此为起点对中医产生浓厚兴趣。随着临床工作的进入,中医经验的逐渐引入自然成为许多年轻医生的积极选择。这种现象让赵静有些吃惊。这让她想起了波兰阿格朗大学(University of Agelon)的几位年轻医生在过去两年在北京活动中表现出的热情和专注,这符合项目的初衷——在邀请有影响力的资深医生参与的同时,应该保证一定比例的年轻医生参与进来,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

对捷克第一中医学校的参观恰逢该校中医研讨会的开幕。对中医感兴趣的不同年级的学生在周末休息时参加为期三天的中医课程,学习中医的应用。本课程不仅包括对中医知识和用法的讲解,还将中医的使用与日常保健相结合,现场制作“药膳”。这种新颖的方式吸引了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赵静还与当地学生分享了她使用药食同源的中药治疗疾病和保持健康的临床经验。

在参观第一中医学院时,赵静还应其他与会者的邀请参观了当地的中医诊所和综合医疗中心,以加深对捷克中医发展的了解。

此后,赵静参加了“2019斯洛伐克中医药大会”。这次会议是捷克斯洛伐克和捷克斯洛伐克的中西医生的年度学术研讨会和聚会。参与者是从事和热爱中医的西方医生。会议期间,赵静不仅与同事就医学专业这一主题进行了交流和讨论,还认识和联系了许多捷克和斯洛伐克从事中医药事业的先驱和后继者,进一步加深了对当地中医药发展的了解。其中有年轻的医生维克瓦和鲍瑞斯·伊万尼克。他们都是2017年第一期高级培训课程的参与者,也是欧洲年轻医生和中医发展的缩影。

Vikova博士是一名年轻的外科医生。在她的工作中,她发现许多病人术后疼痛和消化功能不良。在寻求解决方案的过程中,她逐渐加入了理解、学习、使用和推广针灸和中医的团队。

鲍瑞斯·伊万尼克医生是麻醉师。从学习中医的角度来看,他是幸运的——从医学院毕业后,他在中国学习了3年中医并获得了硕士学位。因此,他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而且在使用中药方面也相当得心应手。回国后,他首先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公立医院工作,开展中医药工作,并得到了主管领导的支持。此后,随着患者的增加,他开设了自己的中医诊所,帮助更多的人进行中医治疗。由于他在中医方面有着系统而坚实的基础,他在针灸时广泛使用中医。赵静还与他就“归甘龙汤姆”、“单雯汤”等经典方剂的应用进行了“案例讨论”。

在鲍瑞斯·伊万尼克博士的带领下,赵静参观了当地的“现代”中药药房,当地医生在网上开具处方,药房立即收到。中药药房不仅可以生产方便的颗粒剂、丸剂、片剂等中药制剂,而且当地的医生和患者都坚持中药汤剂的中药给药方法。药房每天煎服不少于100剂汤剂。鲍瑞斯·伊万尼克自豪地说,他是推广斯洛伐克传统中医的年轻“先行者”。这一“意想不到的”收获增强了赵静向世界推广中医药的信心。

与目前世界上广泛接受的针灸不同,中医的使用需要有一个系统而坚实的中医理论基础。与此同时,由于来源、质量控制和误用引起的安全怀疑等诸多问题的影响,中药这一世界上最重要的治疗方法的推广受到了限制。然而,在捷克斯洛伐克和捷克斯洛伐克,许多西方医生不仅擅长针灸,还能使用中医。这些“军民两用”的医生,将来一定会在中医药的整体推广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斯洛伐克医科大学,赵静会见了医学院院长雷姆科瓦教授和中医学院院长巴罗克教授。据报道,斯洛伐克医科大学中医学院主要开设针灸研究生课程,为希望学习和应用中医的年轻医生提供长期、系统的中医教育。

赵静坦率地说,年轻一代的激情和火花是不可替代的。中医有着悠久的历史,但在国外它是西方医学的一个新的年轻面孔。经历了许多沧桑的不仅是一个老人,而且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也正是在这样的思想中,赵静和他周围的年轻人以更丰富、更现代的方式推广中医药。微信公众号、网站建设、远程讨论...从临床的讨论和特定疾病的研究到二十四节气的“季节性中医文化”,一个接一个轰轰烈烈的措施展开了。

今年,南非、土耳其、菲律宾、泰国和美国首次选择并参加了培训。通过与学员的交流、学员的反馈以及他们提交的文件的阅读,我们可以大致了解这些国家中医药的发展现状。虽然中医药的发展因国而异,但中医药的整体发展越来越受到重视。机遇和挑战并存。中医药法制化、中医药教育、中医医师资格认证和临床实践培训、中医药进入医疗保险仍然是国外中医药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买彩票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app 500万彩票网 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