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步新闻网
 首页 >>  时事  >>  港独与台独的合流,能摒出什么火花?
港独与台独的合流,能摒出什么火花?
2019-10-22 23:28:38

内容摘要:可是,在私下与主张“台独”的政党闭门会谈时,是否涉及到彼此对“脱离中国”的倾向有意见的交换、或高度的共识,则不得而知。实际上,黄之锋等在公开场合上虽然没有谈到“港独”一词,那是因为台湾当局还是对此说法

作者邵宗海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

一贯主张香港主张“民主自决”权利,但不排除“香港独立”选择的“香港统一”总书记黄之峰,与香港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前香港学联副秘书长岑敖辉一起,于今年9月3日访问台湾,与台湾主要政党,包括执政的民进党进行会谈。虽然名义上的访问是为了寻求台湾各界对香港“反华运动”的全力支持。不过,他们第一次访问的第一站是访问台湾最强烈支持“台独”的政党“时代力量”,并与该党主席许永明、“立法会”黄国昌、“立法院”党团主任陈惠敏举行了会晤。一般来说,此行的真正目的是可以确定的:港台双方的“政治追求目标”基本上是重叠的,所以此行也是为了“热身”。

然而,当黄之峰在台湾公开讲话时,他故意隐瞒了他过去曾多次主张“香港独立”的观点。例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黄之峰只说他们的访问有三个主要目的。首先,他们呼吁台湾各界共同反对香港政府使用紧急状态法。二是希望台湾当局和“立法院”能够实施和发布一些政策,确保目前在台湾寻求人道主义援助的香港人的安全。三是呼吁台湾人民在10月1日前通过街头行动表达对香港的支持。然而,目前还不清楚与主张“台独”的政党进行的私下闭门会谈是包括交换意见,还是就彼此“脱离中国”的倾向达成高度共识。

然而,曾是“台湾向日葵运动”领导人、现已调任民进党副秘书长的林樊菲在黄之峰访台后会见媒体时无意中说:“我们认识到,香港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国际问题,也是一个人权问题。”林樊菲的“香港问题”应该是“中国的内政问题”。他怎么能把它确定为“一个国际问题”?与此同时,他是否通过“包括台湾在内的国际社会”来表达“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的主张?事实上,虽然黄之峰等人没有公开提及“香港独立”一词,但这是因为台湾当局在台湾公开讨论这一声明时仍有一些“顾忌”。他们不想让外界认识到,他们在“从中国独立”的问题上意见一致,可能会在北京引起不满。

然而,黄之峰的政治立场却主张“香港独立”?此外,他曾经说过,他不可能通过“暂时保持沉默”或“开一个新炉子”来淡化他的“独立”立场。作者可以举出一些例子,证明他在过去和现在确实推动香港脱离中国,走向实质独立。

最明确的说法是,在831“香港政制改革”投票前几天,黄之峰写道,“政制改革遭到拒绝。然后呢。面对2047年香港的未来问题,他说,这篇文章是一个粗略的框架,试图把民主运动与香港的未来和香港与中国之间的权力分配问题联系起来。不过,他也坦率地提到,他并没有谈到实际的路线图、时间表和政治运作,所以他最终在文章中再次想到了“修宪前全民公决和最终自决”的方向,并初步澄清了每个人对自治、香港独立、自决和城邦概念的思考。

至于"公民投票优先"、"宪法修正案稍后"和"最终自决",这是一个"一致的过程",或者也可以说是实现目标的"渐进手段"。什么是“后宪法修正案”?你说修改《香港基本法》是什么意思?还是对该条款的修正可以触及他“最终自决”的最终目标?黄之峰的文章不是很清楚。毕竟,他只是在逃避香港和中国法律不允许的“追求独立”。更明确地说,他正试图走在“法律的边缘”。

事实上,黄之峰最早主张“香港独立”。“雨伞运动”后,他曾大声喊道。然而,由于可能违反香港《基本法》,他曾将口号改为“内部自决”,这不同于几乎追求独立的“外部自决”,最后改为“民主自决”。不过,香港有些人指出,最明显的是他们从“民主自决”开始,但他的核心成员也表示,“香港独立是其中一个选择”。如果这不是“香港独立”的趋势,会是什么呢?

老实说,香港分裂分子想和台湾分裂分子合并。我们不妨提醒他们,台湾鼓吹“台独”的团体或政党多年来一直提倡“先全民公决”、“后修宪”和“最终自决”,但最终结果却归咎于“失败”的命运。香港是否值得再次寻求独立?只要我们回顾一下过去30年台湾民主发展的历史,就会发现台湾争取独立的政治运动基本上“毫无问题”地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