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步新闻网
 首页 >>  综合  >>  九一八!九一八!我们不会忘记...
九一八!九一八!我们不会忘记...
2019-10-23 13:05:18

内容摘要:据史料记载,“九一八”时北大营是王以哲第7旅驻地,王铁汉时任620团团长。02中国第一份抗日宣言:《中共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中国共产党发表了抗日宣言,号召全民

潍坊青年

青春和美德的新时代

这是平静的一天-

1931年9月,奉天(沈阳)的天气变得稍微凉爽了一些。居住在奉天市的人们晚饭后谈论他们父母的缺点,一切似乎都很平静。这在当时的中国是罕见的景象。在军阀混战的时代,东北地区,由于其肥沃的土地和独特的地理位置,人们的生活相对丰富而稳定。

1931年9月18日,忙碌了一整天的人们回到家,安详地睡去。

深夜,长城外的柳条湖突然发生爆炸!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他们一夜之间变成了被征服的人。更意想不到的是,破碎的山川和血流成河的“地狱之门”刚刚打开,他们无路可逃。

6小时

东北军营所在的北大营沦陷了

八小时

整个沈阳市落入敌人手中

超过4个月

东北128万平方公里落入敌人手中。

十四年来

包括3000多万东北同胞

40万中国儿童

有些家庭无法返回,有些敌人无法复仇。

所有的期望和希望

像灰烬和烟雾一样消失

屠杀!

大爆炸!

慰安妇!

人体实验!

毒气战!

731单元!

......

所有这些

一切羞辱

从88年前的那个晚上开始

枪声从沈阳开始

88年前的今天

1931年9月18日晚上

日本关东军袭击南满铁路

中国军队的反伪造

立即炮轰沈阳北大营驻军

9·18事件当晚,中国军营被日本炮火摧毁。这张照片来自人民日报微信

当时的中国

国民党政府追求

“和平必须在外交拥挤之前建立”的不抵抗政策

日本军队打败了300人

8,000名北方阵营的捍卫者

“9·18事件”震惊中外

14年艰苦的抗日战争开始了

1931年9月19日凌晨,日军炮击东北军营北营三小时后,准备好的日本步兵冲进北营。图片来源见水印

3500万军事和平民伤亡

无数烈士在山川上流血。

今天,让我们来读这七个故事

...

01

抗日战争的第一枪:王铁汉

日本侵略者过去认为中华民族处于不团结的状态,但他们不希望任何人违背“不抵抗”的命令,向日本开了第一枪。这个人是辽宁盘山的王铁汉。

根据历史记载,“9·18”时,北营是王以哲的第七旅司令部,王铁汉是620团的团长。

王铁汉曾经说过,王以哲准将当时不住在军营里,因为他参加了抗洪救灾。当日本人袭击北大营地时,有一个持续不断的“不抵抗”命令:“不抵抗,不移动,把枪放在仓库里,然后死去。每个人都会善良,为国家做出牺牲。”“任何人不得对进入军营的日本军队进行还击。谁制造麻烦谁就要负责。”

因此,一场没有抵抗的大屠杀开始了。根据历史记载,日本士兵一开始使用刺刀,满洲士兵赤手空拳被杀。躲在床下的士兵都被机枪射杀了。为了带领兄弟们突围,王铁汉冒着违抗军令的危险,命令620团士兵在日军逼近时立即开火。

02

中国第一次抗日宣言:中国共产党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力量占领满洲的宣言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发表了抗日宣言,号召全国人民武装起来反对日本。

88年前的9月19日,在中共满洲省委所在地沈阳黄庙路沅里三号,中国发表了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一份抗日宣言——中共满洲省委对日本帝国主义者占领满洲的宣言。

在《中国共产党满洲省委关于日本帝国主义占领满洲的宣言》和一系列后续宣言的推动下,东北人民的抗日热情被点燃。

03

一位具有伟大民族正义感的校长:宁恩成

在东北天地变化的夜晚,在满洲国军队不战而退的历史上,一位校长以伟大的民族利益为重,断然拒绝了日本的“好意”,并作出了果断的决定。他不遗余力地拯救了成千上万的学生、教师和学校里的其他人,同时成为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人。此人是东北大学校长宁恩成,当时他在位不到10个月。

他知道30岁的孤立东北大学是3000-4000人的骨干,必须给老师和学生信心。这一天,他说:

我在英国上学。英国有一个传统,当一艘船将要沉没时,船上的妇女和儿童首先下船,先登上救生艇,然后是男乘客,然后是船上的水手,最后是船长。如果船沉得太快,船长没有时间逃跑,船长就会和船一起沉入海底。

今天我是东北大学的校长。我们的船在风浪中。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找到一条安全的出路。万一有危险,逃跑的顺序必须按照我说的顺序:妇女和儿童先离开船,然后是教授、学生、雇员,我总是掌舵。

我们中国有培养学者的传统。古人说“人民很好地为国家服务”。今天的国家灾难起了带头作用。我们在一个国家都是好人,应该做好“为国家服务”的准备。如果有危险,我们应该严格遵守“为国服务”的信条,一切都会安全。

言语,整个沉默。

日军占领东北大学校园

几天后,日本列岛警卫奉当时关东军司令弘治之命前来,希望东北大学能像往常一样继续上课。

然而,宁恩成又打了一顿回答,“虽然我们是教育界的成员,但我仍然站在中国一边。在目前情况下,我不能接受日本帝国的任何援助...谢谢你的好意。”

中岛讨厌并离开了。

街道一片混乱。他亲自跑到火车站去找南开大学的同学、北宁铁路局交通处处长胡陈顺,要求他专门批准几节车厢。

9月24日,在他的安排下,所有愿意离开的女学生、男学生和教员,连同他们的家人,登上火车,撤离沈阳。

9月26日,东北大学的校园空无一人。

宁恩成和剩下的两三名校工一起锁上了整个学校的门窗。他徒步离开东北大学校园,穿着蓝色的布袍,心中充满悲伤和愤怒。

此时,东北大学的数千名师生正在用刺刀刺向日军。在执政不到10个月的宁恩成的领导下,没有人员伤亡。

04

一首未出版的歌曲在全国各地演唱:松花江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东北的锦绣河山沦陷了。东北军队的官兵,东北人民,他们的妻子和磁带被迫流亡在海关。这时,出现了一首1919年尚未出版的歌曲,由人民和东北军队演唱,很快流传到大江南北。它不仅唱出了东北三千万同胞的悲惨遭遇和悲痛,也唱出了全国军民的战争呐喊。这首歌是《松花江上》。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张学良命令时任东北陆军参谋长的荣臻保持实力,消极对待日本关东军的挑衅。结果,东北军的官兵被迫流亡在海关,心中充满了辛酸和怨恨。在Xi安,张韩晖听到并目睹了成千上万满洲军队和流亡人民的悲痛和苦难。

他访问了外满洲难民集中在Xi北门的地区,与东北军官兵及其家属交谈,倾听他们对“9·18”日本鬼子罪行的抱怨,倾听他们对失去家乡和亲人的渴望。为了创作《松花江》的歌词,以北方失去亲人、在墓上哭哭啼啼的妇女为素材,写出《松花江》的曲调。

一首抗日歌曲抵得上两个师的力量。在日本大规模侵华的紧要关头,“松花江”唱出了东北人民乃至全国的悲愤,唤醒了民族的灵魂,点燃了中国的抗日战争。

“Xi事变”前夕,Xi爱国青年去临潼上访,来到十里铺。张学良将军害怕危险,开车劝学生不要去临潼。这时,有人用悲壮的声音唱起了《松花江上》,令人心碎。

1937年除夕,周恩来在他的文章《现阶段青年运动的性质和任务》中也提到:“一首名为《松花江上》的歌确实令人心碎。20世纪60年代,周总理指示将松花江纳入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可以看出,这首歌的传播和抗日战争对中国人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05

一支英雄的力量:东北抗日联盟

早在卢沟桥枪声响起之前,一支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武装力量就一直活跃在东北,离党中央有几千英里远。他们曾经有“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二、三十三、三十六、三十七军”的称号。然而,这个红军单位的名字变得更加广为人知——东北抗日联盟。

在过去的14年里,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东北抗日联盟勇敢地、有效地抗击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性傲慢。据统计,东北抗日联军对日作战10多万次,牵制了76万日军,消灭了18万侵略者,为东北的恢复和中国抗日战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作为指挥官,杨靖宇将军在西征屡战屡败后,拒绝回苏联休养,试图与中央海关取得联系。他率领由数百人组成的小规模军队在那里打游击战,直到军队死亡。

“八女头江”中的八名反联盟女兵在发现敌人偷袭后,本来可以在不惊动敌人的情况下逃脱,但为了让大部队安全撤退,他们自愿暴露自己,最终消失在冰冷的乌苏伦河(Ushun River)中。

明明可以生存,却要选择死亡。这是中国人谁不想成为奴隶战斗!

06

母亲的遗书:

"你应该自豪地告诉每个人,你妈妈的名字是赵一曼."

九一八事变后不久,赵一曼为了国家和民族的生存,放弃了儿子参军,奔赴东北。她带领一个游击队在黑白山脉间疾驰。红色武装白马的英雄气概吓坏了日本侵略者。

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赵一曼受伤被俘。负责审讯她的日本官员使用不人道的酷刑和“心理战术”逼供,同时用药物疗法维持赵一曼的生命,以获取必要的信息。但是无论是肉体折磨还是精神折磨,赵一曼总是让日寇一无所获。

在无声的教育和鼓舞下,董警官和韩护士偷偷帮助赵一曼越狱,但不幸的是他们在途中再次被捕。邪恶的日本侵略者最终电死了赵依曼,试图通过破坏她的神经来使她说话。在残酷的电刑下,赵一曼终于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因为在她的幻觉中,出现了她心爱的儿子、祖国和人民...日本侵略者绝望了。在去刑场的火车上,赵一曼给他儿子写了一封遗书:

我亲爱的可怜的宁儿,我妈妈已经到了献祭的前夜。什么是牺牲?甚至在今天之前,你还在你母亲的怀里。但是今天以后,妈妈只能留在你的记忆里。我亲爱的儿子,母亲配得上你,因为母亲慷慨地死去。我儿子的报应不好,妈妈又对不起你了,因为你还得努力活下去。快点长大,我的宁儿。当你长大后,你应该自豪地告诉每个人,你妈妈的名字是赵一曼。

1936年8月2日,怀着对儿子无限的爱,赵一曼平静地去世,享年31岁。

07

公正审判:沈阳审判

1945年8月8日,苏联向日本宣战,东北抗日联军训练旅、早期潜伏部队和苏联一起发起进攻。东宁要塞的日本驻军投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次大规模进攻结束了。

1956年4月,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中国政府成立了一个特别军事法庭,于当年6月和7月在辽宁省沈阳市和山西省太原市举行听证会,审判45名日本战犯。

其中,36名战犯,包括日本中将处处长铃木启久和满洲国国务院总经理武部六藏,都在沈阳受审。

日本战犯藤原广之进低头认罪

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是国际社会审判日本战犯的延续,是新中国审判日本战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重要总结。

不要忘记国耻

我们不能忘记这个警告

虽然已经过去了88年,但九一八事变仍然是中国人心中的一个伤疤,给了人们一个在这个和平时代难忘的警告。

每年9月18日,全国许多城市都会响起防空警报。对中国人来说,这一天是国耻日。在警报中,忙于生活的人们可以回顾这个国家沉重的历史,通过深刻的思考获得启迪和力量。

因为我们不能忘记向雄心勃勃的人屈服的痛苦后果。1931年,原本是中国发展后盾的东北成为日本军国主义者入侵和榨取整个中国的基地。然而,到目前为止,日本政府仍然顽固地吸引战犯,美化侵略历史。铭记这一国耻,我们永远不会再安抚或压制军国主义者。

因为我们不能忘记放弃山川的巨大耻辱。山川被破坏了,但是敌人目前收到了“不抵抗”的命令。结果,日军以两万人的兵力打败了二十万东北军,整个东北地区迅速沦陷。这种屈辱持续了多年,直到全面抗战爆发,历史转折点才迎来。正因为如此,今天我们坚定地捍卫国家主权、独立和完整的国家底线。我们坚决反击任何蓄意侵犯我们主权和分裂我们国家的行为,我们是毫不含糊的。

知道羞耻不是为了更新仇恨,而是为了保持清醒。回顾那一天,历史告诉我们,现代中国被反复欺凌和侵略的原因是因为国家分裂、贫穷和虚弱。

贫穷和软弱的积累是什么?衡量财富和贫穷不仅是物质上的,也是精神上的。判断强者和弱者,不仅要有体格,还要有心灵。想想在日俄战争中目睹同胞被枪杀的清朝忠诚分子。前中国人作为独立而有尊严的民族,还远未觉醒。他们屈从于压迫和屠杀,在多次入侵中完全丧失了民族自信心。

现在,我们的民族精神不能再衰退了。历史告诉我们,一旦下沉,我们的人民将面临怎样的命运。只有内心坚强的人才能救赎自己。只有一个有坚强意志的国家才能支持自己国家的未来。

不要忘记危险,不要忘记死亡,不要忘记混乱,这是一个大国应有的品格力量,也是一个国家走向复兴时应有的正义。

今天,“9·18”,在穿越时空的警告下,我们应该牢记历史,时刻保持警惕。

资料来源:新华社、中国教育、军队等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获取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