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步新闻网
 首页 >>  财经  >>  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思维困守与挣扎
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思维困守与挣扎
2019-11-22 09:10:39

内容摘要:张敬伟瑞典皇家科学院10月14日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阿比吉特·班纳吉、埃丝特·迪弗洛和迈克尔·克雷默3名经济学家,以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研究领域作出的突出贡献。近年来的诺

张经伟

瑞典皇家科学院10月14日在斯德哥尔摩宣布,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将授予三位经济学家——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 Naji)、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 Kramer),以表彰他们在减少全球贫困研究领域的杰出贡献。

三位新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实验方法”值得尊重,但他们是否真的提高了“战胜全球贫困的能力”还有待商榷。

据介绍委员会称,全世界仍有超过7亿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每年有近500万儿童在5岁前死亡,主要原因是容易治愈的疾病。据报道,三名获奖者的计划是将全球贫困问题分解成更小和更准确的问题。例如,为了找到提高儿童健康水平的方法,可以针对教育方法、医疗卫生系统、获得信贷等方面设计实验,以证明干预的有效性。这种“实验性方法”更像是政府层面的计划。如果这个“实验”能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中国改革开放使8亿人脱贫的成功实践是否应该得到瑞典皇家科学院更多的关注?

近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奖陷入尴尬境地。毕竟,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是金融危机的源头,欧盟是金融(主权债务)危机的中继站,这凸显出西方主导的经济秩序已经失去公信力。西方经济学的传统理论受到了质疑。相比之下,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的最大引擎。西方社会对中国的集体焦虑已经演变成对中国的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西方的焦虑和衰落也给西方经济理论带来了尴尬和信任危机。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能继续授予传统和主流经济学家,而是授予研究特定问题的相对较小的群体和西方经济学家。这也意味着,尽管诺贝尔经济学奖正在“改变”,但给予西方经济学家的一般原则一点也没有改变。

诺贝尔经济学奖(Nobel Prize in Economics)最初并未包含在诺贝尔的遗嘱中,是瑞典银行在1968年为纪念诺贝尔而增加的“贡献奖”。简而言之,它是瑞典银行颁发的诺贝尔奖,因此也被称为瑞典银行经济学奖。

从1969年到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已经颁发了50个奖项,81名获奖者。不管他们属于哪个部门或学校,他们都属于西方经济体系。客观地说,过去半个世纪也是西方经济学的黄金时代,因为西方主导的经济秩序已经达到了顶点。全球经济秩序由西方主导,市场经济已成为全球主流,尤其是美苏霸权对西方的“政治正确性”,这也使得西方经济学被视为全球“经济正确性”。

坦率地说,诺贝尔经济学奖是政治经济学奖,也是西方主导的政治经济学奖。这也决定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对西方或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解释或发展,一些研究已经达到相当微妙的水平。然而,研究中的经济推论并不总是与市场的动态变化相一致。特别是,市场失衡下的经济和金融危机也迫使经济学家分析原因、探索偏差并规定补救措施……西方经济学的基本原则不能被打破,但这些经济原则可以通过新的数据分析和模型构建得到支持。然而,无论经济学家如何演绎,如何找到药方,如何用数据证明自己,他们都不敢触及西方政治“绝对正确”的前提,也不能推翻作为西方经济学基石的市场经济。

瑞典银行设立了这个奖项,这实际上也象征着资本优势。半个世纪以来,西方主导的政治经济学实际上是一种以资本为核心的经济学。

始于西方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无法跳出西方思维的包围。传统秩序的困境也让瑞典皇家科学院尴尬,但他们的深思熟虑决定了他们只能选择西方政治经济学范畴的赢家。传统经济学失去可信度,选择实验性的西方经济学家。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学院访问研究员)

国家商业日报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河北快3 快乐十分购买 江苏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