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步新闻网
 首页 >>  综合  >>  从西柏坡到香山双清别墅,再到中南海,1949年中共领袖们居处
从西柏坡到香山双清别墅,再到中南海,1949年中共领袖们居处
2019-10-24 08:11:33

内容摘要:1949年3月23日上午,毛泽东离开西柏坡,进城,去北平。离开西柏坡,毛泽东进驻香山双清别墅。已经质变了的形势,改变着中共领袖们的居处。不过,对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而言,进城,以及居处位置之变,亦非单纯

本文发表在2006年第34期《三联生活周刊》上,原标题为《毛泽东的1949:共和国的开始》。严禁未经许可转载,侵权行为必须受到调查。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门的建国仪式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1949年3月23日上午,毛泽东离开西柏坡,进入北平城。

离开时,毛泽东对周恩来说,今天是去北京参加考试的日子。周小云回答说,我们都应该通过考试,不要退掉。毛泽东说如果他回来,他会失败。我们永远不会是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试考得好。

毛泽东似乎不想这么快离开西柏坡进城。当时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坤回忆说:“我们将向朱德和周恩来汇报搬迁的准备工作。朱说:毛主席打算在这里再呆两个月。如果举行和谈,也可以在这里举行。然而,由于北平政治活动日益频繁,中共中央设在西柏坡,周恩来和比什主张加快进入北平的速度。很难适应这项工作。”

最后的决定是去镇上。离开西柏坡,毛泽东进入象山双清别墅。

距离北平20公里的香山被选为中央政府的临时住所。杨尚坤解释道:“这里森林茂密,环境安静,有利于防空。双清别墅是北洋政府前总理熊希龄的住所,毛主席可以临时居住。二月底,基农同志打电话来,提出了香山居民安排的计划:为了保密,他被称为“劳动大学”。第一站是老大的筹备办公室,它位于市公贤胡同15号。第二站是老达的收发处,位于青龙大桥。第三站叫做老大招待所,你可以进入象山。”

对当时中国共产党的“大管家”杨尚坤来说,在象山暂住的唯一缺点是“交通不便”和“有时一个地方需要一天时间”。办公厅里没有汽车。没有汽车从香山到城市是不可能的。很难阻止交通主管王敬先。我不得不跑到四个区的政治部去找秘书长小项容。他们缴获了1200辆汽车。我能说你离开20吗?他同意了,这稍微缓和了矛盾。"

时空甚至有被压缩的感觉,偏向西柏坡的不适应性,是没有借口的。

毛泽东在1949年新年致新华社的贺词《把革命进行到底》中说:“中国人民将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赢得最后的胜利,现在连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

在撰写本文时,毛泽东刚刚结束辽沈战役(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但仅仅20天后,决定赢得解放战争的另外两次重大战役已经结束: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日,淮海战役结束,五十五万五千余名敌军被歼灭。

1949年1月15日,天津获得解放。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傅左毅接受了和平解放北平的条件。

1949年4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30万部队渡江南下的第二天,周恩来在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中说:“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当前的形势发生了许多质的变化。众所周知,当我们去年九月估计形势时,我们认为革命战争可能在两年半内胜利。如果从一九四六年七月大战开始算起,大约要过五年,蒋介石才能基本上被打败,全国才能胜利。然而,在我们估计后不久,济南解放了。辽沈战役彻底胜利,东北彻底解放,淮海战役取得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胜利,消灭了50万敌人。后来,天津又解放了。在这五个月里,整个局势发生了质的变化。”

形势的变化改变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住所。”(毛泽东)在中南海丰泽园菊花香料书店参加了一个新的政治协商会议。从那以后,每个进城的人都住在这里。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开幕前夕,毛泽东从香山双清别墅搬到聚祥书店。后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迁到北平。”

然而,对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来说,城市和居住地的变化不仅仅是地理上的变化。

入城前,1949年3月5日至13日,中国共产党在西柏坡召开了七届二中全会。毛泽东说,这次全会是一次“城市工作会议”。胡乔木后来给七届二中全会下了定义:“胜利前夕,我们党工作的各个方面都面临着变化。第二次全体会议可以说是实现这一变革的枢纽。总的来说,这种变化是从革命战争到和平建设。当务之急是把党的工作重心从农村转移到城市。从长远来看,将会从新民主主义革命转向社会主义革命,从农业国家转向工业国家。”

北京考试前夕,新中国的主要政策在这次全体会议上得到充分讨论和决定。

胡乔木以这次全会为节点,梳理了毛泽东关于新中国政治、经济和外交政策的思想和渊源变化:

在政治上,国家制度和政府制度是建设新国家首先要回答的问题。抗日战争时期,毛主席对这个问题有一些想法。在《新民主主义理论》中,他提出了“国家制度——一切革命阶级的联合专政”、“政权——民主集中制”、“各级代表大会选举政府”;后来,在《论联合政府》中,他对这些原则做了更具体的阐述。解放战争时期,毛主席关于这个问题的思想影响了抗日战争时期的思想。然而,在这两个时期的过渡中,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总体任务没有改变,但是国共合作再次破裂,中国的阶级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新中国的国家制度必然会与最初设想的国共联合政府大相径庭。1948年9月,毛主席在政治局会议的报告中提出:“建立以无产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反动专政。我们政权的阶级性质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是建立在工农联盟的基础上的,不仅是工农联盟,而且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毛主席亲自写了《关于人民民主专政》。

在政治体制问题上,毛主席一贯坚持“论新民主主义”和“论联合政府”的思想。他认为,人民民主专政国家应当实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民主集中制,各级中央和地方政府应当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

在经济方面,毛主席的核心思想是如何把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经济形态转变为新的民主经济形态,并保证这种经济形态的社会主义发展方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我们党除了在全国广大地区进行土地改革之外,还作出了两项意义深远的决定:一是没收国有官僚资本,二是坚持国有经济的领导地位,采取限制和利用私人资本主义的政策。这两项决定改变了中国现代工业最重要部分的社会属性,确保了新民主主义经济作为一个整体的社会主义方向。

在外交方面,我们的坚定立场是,原则上必须取消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必须实现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采取不承认政策的目的是使我们在外交上采取主动,不受过去任何屈辱外交传统的束缚,这有利于消除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影响和影响。毛主席总结了这一政策,用简洁生动的语言站了起来,即“开新灶”、“请客人前打扫房间”。明确宣布新中国将与苏联统一,站在国际和平与民主阵营一边,是我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采取的另一项重要外交政策。此后,毛主席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明确提出了“片面”的外交政策。(胡乔木回忆毛泽东)

正是有了这样的治国方略,毛泽东才离开西柏坡准备考试。■